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仲裁文苑

点外卖配送费多了1元,北京小伙把外卖平台告了

发布时间:2021-09-28 10:46   来源:爱因斯法   
字体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保护视力色:    恢复默认

作者简介

唐芸芸

南京师范大学法律硕士,仲裁员,八年仲裁工作经验


案件来源: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等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案    号:(2021)京04民终407号

判决时间:2021年09月02日



案情简介      

     2019年10月,陈某用美团APP订了一份饺子外卖,商品页面显示配送费6元,点击后结账页面却显示配送费为7元,返回“选择商品”页面刷新依然显示6元,最终结账按照7元进行结算。

      陈某认为,美团APP的经营主体北京S公司存在价格欺诈行为,遂将S公司告上法庭,要求S公司赔偿500元。

S公司答辩要点

认可在“选择商品”页面与“订单确认”页面显示的配送费存在金额不一致的可能性。但该情况产生系因采用不同定位技术所致。“选择商品”页面的配送费为估算金额,前后页面定位经纬度不一致可能是因为首页定位不对或者基站定位不准确造成,不存在欺诈行为。



法院裁判要旨(一审法院)





 1、关于北京S公司是否构成欺诈的问题

法院认为,不宜认定S公司构成欺诈,主要理由:

第一,S公司在“选择商品”页面采用首页定位技术调取用户地址定位,并预估配送费用。这对消费者具有参考提示的作用,不属于意欲产生相应法律效果的表意行为,亦非要约邀请;

第二,S公司在“选择商品”页面和“订单确认”页面分别采取不同定位技术,在客观上配送金额的计算获取,有相应的事实依据,在主观上不存在故意告知虚假情况或隐瞒真实情况,诱使对方做出错误意思表示的意图;

第三,据陈某诉称,陈某在返回查看且多次刷新的情况下,前后页面显示的差异均没有变化。可见,陈某在订餐时已经注意到了不同页面中配送费金额出现差异,陈某知悉本单配送费可能为6元或者7元,不足以认定陈某做出了错误的意思表示。

因此,S公司构成欺诈的理由并不充分,不予支持。

2、关于S公司是否应当承担缔约过失责任的问题。

S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技术的开发者和使用者,负有对预估配送费用并非要约内容进行提示的义务,其未尽提示义务,其在缔约过程中存在过错。

3、陈某因S公司过错产生损失的问题。

在S公司未进行提示的情况下,消费者难以识别6元配送费用仅为预估费用,陈某选择相信较低金额作为其最终配送费用,符合一般消费者的合理期待,并对6元配送费用可能产生的缔约机会形成信赖利益,该信赖利益应当予以保护。陈某为订立该合同额外支付的1元,北京S公司应赔偿。

判决

1、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被告S公司向原告陈某赔偿配送费损失1元;2、驳回原告陈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法院裁判要旨(二审法院)




“订单确认”页面对其原有的要约或要约邀请内容进行了实质性变更,消费者在“订单确认”页面可以自由选择是否与北京S公司订立服务合同,故并无证据显示北京S公司在本案中存在故意告知虚假事实或者隐瞒事实的情形。经审查,陈某在下单前已经注意到涉案订单“选择商品”页面和“订单确认”页面外卖配送费的差异,而仍与北京S公司订立服务合同,故并无证据显示陈某因预估和实际外卖配送费差异而作出不真实的意思表示,一审法院认定北京S公司在本案中不构成欺诈并无不当。最终维持一审判决。




案件思考和点评




        1、商品页面显示的配送费是要约还是要约邀请?

法律上的要约,指的是希望和他人订立合同的意思表示,要约一经相对人承诺,即受此意思表示的约束。而要约邀请是希望他人向自己发出要约的意思表示。

本案中,商品页面显示的6元配送费,是属于要约,或者要约邀请?

一审法院认为都不是。该结论的得出,并非是机械地去套用法条定义,而是法院基于对订单后台日志记录的勘验,经综合判定得出,认为商品页面显示的配送费只是一种价格预估,仅具提示作用。这有别于用户进行订单确认页面后显示的实际配送费。

二审法院则认为,无论是要约,还是要约邀请,进入订单页面后,配送费已进行实质性变更,消费者已注意到了却仍继续下单,外卖平台不构成欺诈。

从以上结论不难看出,构成要约还是要约邀请还是其他表示,需结合具体的场景来分析判断。按照传统交易习惯来说,商品价格显示,即代表价格提供者一定的意思表示,但如果结合网络APP的使用习惯来看,用户进入首页面后,还有一个下订单、确认订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系统才会根据用户的“私人定制”最终确定一个数额,用户需进行后续点击才真正生成订单、成立合同关系。因此,法院的认定具有合理性,符合网络交易的特定场景和使用习惯。

2、外卖平台仍有提示的义务

尽管法院基于不具备欺诈的主观意图和客观行为,认定平台不构成欺诈,但仍不能免除平台的提示义务。因为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条,经营者向消费者提供有关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性能、用途、有效期限等信息,应当真实、全面,不得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宣传。以及基于诚实信用原则,经营者有义务去向消费者提供一个有利于合同顺利履行的消费环境,而不能反过来苛求每一个消费者去理解外卖平台软件的算法、技术及背后的原理。因此,法院判定外卖平台具有提示的义务,其没有作出提示,具有过错,应予以相应赔偿。

小结




外卖配送服务越来越渗透到人们的生活中,外卖配送费也成为外卖价格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本案虽然属于“1元纠纷”,但如果从外卖配送费在外卖总价当中的占比来看(本案一份40多元的外卖,配送费为7元钱,占比接近20%),以及从外卖平台庞大的用户基数、社会普及性来看,这个案件有它的社会意义。外卖平台在进行经营的时候,应遵守诚实信用原则,尽可能地对容易产生歧义、容易使消费者产生误解之处,对消费者进行必要提示,这个在技术上并不是难题。


——//////////——

声明:本文仅基于司法公开案例做分析交流使用,不代表作者供职的机构的意见,也不代表其他任何机构意见,以及不作为任何类似个案的法律意见。

分享到: